????兰山城的夜注定无法平静

????不知是不是某种特殊的默契,潜伏在城中的赏金猎人们都决定在今晚动手。

????从第一缕火光冲天而起,暴徒们的狂欢便正式开始。

????只是除了纵火制造混乱外,赏金猎人暂时对戒备森严的府邸并没有什么办法。

????反而是由氏族纠结起的巡防联队,从各个方面对这群赏金猎人进行打击。

????特别是由唐青山率领的那支,更是在短短半个时辰内,将内城所有作乱的赏金猎人拿下,平乱的效率令人心惊。

????对于这群刀口舔血的亡命徒唐氏自然不会有什么慈悲,毕竟以流浪武士为主要基石的势力群体,连被收押的资格都没有。

????所以等待这群赏金猎人的,只有冰冷的屠刀,并在进入兰山城的城道上,以赏金猎人尸骨堆在两旁,盖土夯实铸成京观。

????而之所以如此残暴,是因为当晚的兰山城发生一件大事。

????龙西联盟盟主唐志长子唐鹏遇刺,身受重伤。

????听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切切实实发生了,作为唐氏主脉核心,唐鹏府邸不光有一支神武卫队驻扎,更有凶境强者回护周全。

????可赏金猎人却依旧从这样严密的防护系统里找到漏洞,相较于外头不明所以的人们,兰山城的氏族们自然了解到了更多的细节。

????动手的人是天南一支不入流匪寇的几位当家,为首者是诨号穿山甲的鹰钩鼻子,他们从兰山城半山挖了条直通唐鹏府邸的密道,口子便开在盟主长子的地下修炼场中。

????说来也巧,几人选定子夜的时间,就是笃定这个点儿地下修炼室无人,他们原本的主意是先潜伏在唐鹏府邸,然后伺机而动。

????但偏生运气不好,号武成狂的唐鹏每日都会在修炼室苦修至深夜,听到动静后直接与几人动起手来。

????这几个匪寇自然不是唐鹏的对手,但匪寇的阴损手段还是让唐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????当天鹏府的女主人召来神武卫队的时候,唐鹏已经全身是伤,而一窝匪寇死得也只剩两人,哪怕神武卫队不到,处理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????同等境界,以一敌众,这样的战绩放到哪儿都不算差劲,可偏偏他是盟主的长子。

????当他被刺杀的消息一经流出,对兰山城各个世家造成的影响,非同一般。

????而同样被震动的,还有远在大临城的赏金公会。

????……

????兰山城发生的事可谓当头浇下的一盆凉水,将猎人们的热情湮灭。

????几百个自命不凡的赏金猎人进入龙西,最终回来的十不存一。

????“兄弟们别去送死了,陵江七城有日夜循环不息的联队,武者各个实力高强,配合默契,就算完成了刺杀,也没机会带着人头逃回来......”

????“锦川兄弟、南国兄弟、穿山甲兄弟全都死在兰山城,铁塔一样的唐青山心黑手毒,被俘便等于生死,这些日子死去的猎人被他聚在一起埋在道路两旁垒做京观......”

????诸如此类的消息不断在大临城四处发酵,而散布消息的都是好不容易从陵江七城逃回来的猎人。

????而大临商盟内部也存在着不小的分歧,要维持赏金公会这样一个庞大组织的运作,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、财力、武力的。

????越是庞大的投入,越代表大临商盟对赏金公会的重视,而就目前反馈的结果来看,十分令人失望。

????议员们坐在空着数个位置的议庭中,抒发着自己的不满与愤怒。

????“一个多月了,除了最初几日,这群废物再也没有在龙西联盟得手过!”

????愤怒的商盟议员朝叶擎苍表达自己的不满:“这赏金公会就是个笑话,同样的财力物力若是用来聘请高手,哪怕冒风险找荒古血楼发任务,都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!”

????议员的话得到了众人的认可,在大临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搞出赏金公会这样的场面,本来就是件赔本赚吆喝的事儿。

????可现在本儿赔了,吆喝也没赚到,难免让人有些受挫。

????虽然赏金大厅一日比一日热闹,但从反馈的信息来看,能称作高手的人,少之又少!

????叶擎苍对议员们的反弹早有预料,大临商盟魄力极强,并且勇于尝试,能够迅速通过赏金猎人预案便可见一斑。

????但同样的,这群魄力极强的商人家主,耐心也是极差,他们需要不断得到反馈,才能支持继续的投入。

????可也不想想,如今他们要面对的是龙西联盟,龙洲宗派之下的最强大的势力。

????就连宣战的龙洲四大豪族现在都按兵不动,整体实力最弱的赏金公会却跳得最欢,这又怪得谁来。

????只是这话不能在这个场合说,作为赏金公会项目的发起人,叶擎苍必须要解决眼下的困难才是,而他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。

????“议员说得极是。”

????毫不生气的叶擎苍轻轻转动着右手拇指上翠绿的扳指,轻笑附和道:“初初建立的赏金公会确实在高端战力上有所欠缺,但这也并非不可弥补的。”

????嗯!?

????众人心神一凛,就连最初愤怒的议员脸色都平静下来,冷冷盯着叶擎苍道:“你该不会是想大临商盟派驻精英加入赏金公会吧!?我告诉你,妄想!”

????数次征战让大临商盟元气大伤,现在只要一谈到高手,他们心情就特别紧张。

????“议员无须激动,叶某自然不会让商盟精锐带头冲锋,介绍几个人给诸位认识。”

????叶擎苍笑盈盈地回了面色不虞的议员一句,朝身旁的令官使了个眼色。

????早有准备的令官急忙忙去打开廊们,几位等候多时的组织首领鱼贯入场,然后坐进了空着的议庭。

????“给诸位介绍下。”

????叶擎苍站起身形,指着左手处第一位朝着商盟议员介绍道:“凶牙府主,迟东莱!”

????眼睑低垂,长眉几乎挂到颧骨的老者微笑着朝大临商盟的议员们点了点头。

????若是没听到名字之前,众人只会以为这就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,但凶牙府主四个字,却将所有的慈悲都破坏了。

????谁能想到被称作疯狗组的凶牙府府主,竟是眼前这个慈祥的老人,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

????自荒古血楼隐入地下后,西贺便涌出很多杀手组织,凶牙府便是龙洲区域比较有名的一支,传闻只要有钱,这群疯狗谁的暗杀都敢接。

????现在看来这话应该不假,毕竟大临叶家能和凶牙府有什么瓜葛,无非就是钱而已。

????传说凶牙府的龙牙和狼牙都是凶境巅峰的强者,有这样一支杀手组织加入,倒是能缓解赏金公会没有高手的尴尬。

????有些明白叶擎苍意思的议员们神情缓和下来,将目光移到叶擎苍下首处第二位。

????“屠妖宫,申屠宫主!”

????叶擎苍不负众望地借着朝众人介绍道:“相信这位的大名,诸位一定听说过。”

????英豪擂的封号强者,屠妖宫的宫主,封妖一脉最后的传人。

????在西贺这方世界,从来没有空穴来风的名头,就算是世家豪族的养望,最多就是将影响力覆盖到家族统治的区域,而难以被外州人承认。

????但若是一个名号能够传遍四方,那就说明此人定有真才实学,就比如眼前的屠妖宫主。

????相较于普通的杀手组织,屠妖宫的业务对象主要是各类荒兽,特别是针对拥有神兽血脉的荒兽。

????传闻龙州御兽宗不止一次招揽过眼前这位申屠宫主,却都被其拒绝了,也不知叶擎苍花了怎样的代价才将这人说动。

????但不管如何,能有这位强者的加入,这赏金公会的上层,看来是稳了。

????浑然忘记发难目的的众议员热情地向申屠宫主打招呼,但也不知是天性冷淡或是桀骜。

????上身缠满粗壮铁链的申屠季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,让想要寒暄几句的议员讨了个好大的没趣。

????而介绍完最重要的两位,剩下的人叶擎苍便轻轻一笔带过。

????“堰苍血武帮主,血魔肖李恒。”

????红发黥面的大汉起身朝众人抱拳。

????“川元血狱的狱鹰,公良邪(ye)。”

????“天南黑魔界的幽冥王,百里伏幽。”

????“界空山血月宗的大师兄,况兆天。”

????随着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号从叶擎苍嘴里说出,大临商盟的众议员从神色震惊变成了麻木。

????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的道理他们明白,但早已沉入利益交换大海中的商人早已经不再相信。

????但任凭他们想破脑袋,也想不出叶擎苍是如此在这样短的时间里,拉拢起这样多可怖的人物的。

????看着坐在其下首处的各位强者,这每一位都是武宗以上,堪比凶境巅峰的大高手。

????特别是凶牙府主迟东莱和屠妖宫主申屠季辉,这两位便是放在凶境巅峰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战力,堪比宗师的存在。

????如果说一开始他们是在担心赏金公会没有拿得出手的强者,那么眼前就是在踌躇,有这样一群凶悍至极的强人加入,赏金公会可别要翻天啊。

????人就是这样矛盾,好像永远都无法达到满足的平衡。

????叶擎苍自然明白众议员在担心什么,介绍完这群愿意和赏金公会合作的强者后,他淡淡道:“大变将至,如我们这般规模的组织最是尴尬不过,或许在世家看来我等很是强大,但在宗派、圣地眼中,我等却十分碍眼。不想被一口吞了,唯有团结。”

????“就像龙西联盟那样,从默默无闻偏暗龙州一隅的世家,到龙洲的新贵,只用了不过十年时间。”

????“或许赏金公会此时还有这般那般的不足之处,但这将会是未来我们商盟在大潮中博弈的唯一筹码,希望诸君千万将这枚筹码握好了!”

????……

????无尽南海上空

????驾着龙骧战车的曹子期望着某片天空,静静计算着时间。

????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曹长青打了个哈欠,不满道:“这家伙究竟有没有时间观念,约定好的时辰,如今都已等了小半天了,连个人影都没有!”

????“其实你不必一起跟着来。”

????曹子期笑道:“若是等得烦了便去车厢里静坐调息,等人到了我会通知你。”

????“二兄你说这话就见外了。”

????曹长青昂着头道:“当时是我们三兄弟一齐去的中州,如今大兄闭关,若是只有二兄你一个人,那个性格乖戾的药神宗道子为难你怎么办,所以小弟必须得在。”

????绯红神甲归还曹道臣、鬼王罗盘归还三弟长青,虽然驾着龙骧战车,但曹子期的个人实力,实在难以启齿,身为鳞宗二公子,却连真传序列都没有挤进去。

????这样的人去迎接药神宗的道子,实在咖位不对等,所以必须得有个真传站着撑场面。

????曹长青虽然看着粗枝大叶不太聪明,但这方面的心思却是很敏感,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在此陪同的原因了。

????回去车厢是不可能回去的,既然无聊,那就找点话题聊聊呗,关于这个计划,他不明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。

????“二兄,你说大哥要找伊祁天龙帮什么忙?”

????曹长青靠在龙骧战车的门框上,摩挲着下巴问道:“就看伊祁天龙那小子孤僻的模样,也不像是有什么助力的样子啊,传说这是中州各大圣地天宗里最形单影只的道子了。其他的哪怕凶名外露,宗派里也有几个拥趸,但这伊祁天龙可真就是个光杆司令,啥都没有啊。”

????“那你有没有想过。”

????曹子期瞥了曹长青一眼:“性子这样孤僻又无依无靠的一个人,是怎么能干稳药神宗道子的?要知道现在药神宗掌权的,可是姜氏一脉,伊祁一脉早就没落了。”

????“诶?对哦。”

????挠挠头,曹长青恍然大悟道,然后就跟个好奇宝宝似得盯着曹长青问道:“那伊祁天龙是怎么干稳药神宗道子的?”

????我错了,我就不该搭话!

????永远没有人能满足十万个为什么。

????曹子期艰难地将头别过去,给了兄弟一个沉默的后脑勺,越是情报能力强大的组织,越要学会避嫌。

????特别是御兽宗这种本就被众人盯着的天宗圣地,但凡露出一丝觊觎其他宗派的苗头,都会变成众矢之的。

????所以对于很多的宗派消息,都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要等到发酵开了才能用辅助信息去抽丝剥茧。

????连这都不知道,这蠢货竟然是裸宗真传,真是够了!

????托着战车的龙兽仰头咆哮,朱天飘来一朵绿色的云,药神宗行走伊祁天龙,姗姗来迟。

????。

????y190523wh